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西部妈妈网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查看: 8854|回复: 0

那些做试管婴儿的父母,真的可耻吗?

[复制链接]

24

主题

24

帖子

74

积分

注册会员

Rank: 2

积分
74
发表于 2019-7-8 23:35:59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那些做试管婴儿的父母,真的可耻吗?-1.jpg

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,大约有10%至15%的育龄夫妇面临不孕症,以及由于疾病、意外或其他原因,更多的人只能通过医疗介入的方法拥有孩子。41年前,全世界第一例试管婴儿在英国诞生时,为这些人带来了希望,此后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借助试管婴儿技术辅助生育。

那些做试管婴儿的父母,真的可耻吗?-2.jpg

1978年7月25日,一对英国夫妇通过剖宫产

生下了全球第一个试管婴儿

如今,如果你去生育专科医院的附近观察一阵儿,会发现那里聚居着一大批想成为妈妈的人,她们住在狭窄的旅店,面对乏味的日常和能否怀上孩子的担忧度日。

我们与试管婴儿父母接触,试图了解那些去做试管婴儿的家庭,了解生育对女性意味着什么,孩子对家庭意味着什么。

当医生告诉李斌夫妇,他们成功通过试管得到了两个女胚胎时,一向平静的夫妇俩有了一丝激动,他们拥抱在一起,眼睛泛泪。他们从未想过再要一个孩子,五年前,女儿离开人世后,他们觉得守着女儿的回忆过完这辈子了。

“小孩在14岁的时候走了。”在一场咨询活动中,妻子王倩说得很平静。

“因为什么意外吗?”医生问。

“是她自己的选择。”语气依旧平静。

王倩在25岁那年生了女儿,做学术工作的夫妻俩早早就完成了这个人生大事,他们也一直以为自己的人生就是这样按部就班,在自己的专业领域平稳地做下去,直到经历生与死。

那些做试管婴儿的父母,真的可耻吗?-3.jpg

李斌夫妇坐在我们面前,不像大多数失独父母那般控诉命运的不公,他们大多数时候都显得极为平静,不埋怨,甚至不需要我们的怜悯,默默承受命运施加于自己的一切,我们能感受到他们对苦难与悲痛的隐忍。

在此之前,李斌夫妇一直走不出失去女儿的悲痛,总觉得如果再要一个孩子,是对女儿的背叛。直到女儿离世四年后,李斌劝王倩:“如果我们再要一个孩子,是不是意味着孩子能以另一种方式陪伴在我们身边?”

2014年的时候,HRC美中桥在中国做活动——为失独人群提供基金补贴赴美做试管婴儿的慈善活动。“跨境医疗在五年前接受度并不是很高,当时很多人并不能接受试管的方式,并且在我们的社会文化里认为‘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’,对于这样的慈善商业活动也还是持保留态度。”作为该司市场部负责人Sookie这样说。

那些做试管婴儿的父母,真的可耻吗?-4.jpg

但从那之后,李斌夫妇便一直关注着试管婴儿的事情,但因为不想在媒体前曝光,他们最终决定自费去美国做试管婴儿,但此时的王倩已经43周岁了,卵子情况不容乐观,即便在美国,这样的年龄也面临着很大的困难。

或许凭着学术工作者的职业素养,也或许是不愿意面对一次次的失败,王倩并没有像大多数的母亲一样,做一个周期(一个周期包括前期检查、促排卵、取卵取精、移植,所需时间在2-3个月)进行一次的基因筛查。而是选择在一年的时间里连续做完三个周期的PGS(基因筛查)之后,静候命运的安排。

幸运的是,他们成功得到了两个女胚胎。三个月后胚胎成功移植到王倩子宫内,健康成长到诞生。

“五年了,或许这就是轮回。”

在中国,绝大多数家庭在面临夫妻无法自然生育问题时,总是容易把矛头对准女性。有的来自丈夫的压力,有的来自家庭的压力,有的婆婆在儿媳多年无法生育之后,在背后指责儿媳是“不下蛋的鸡” 。

郑女士在采访中说起曾经在家庭生活中的种种,眼泪止不住地掉下来,她告诉我们,在婚后备孕三年无果的情况下,她与婆婆一起来到了试管婴儿机构,咨询生孩子的时候,当着工作人员的面,婆婆仍然一个劲儿地指责自己儿媳“无用”:“我儿子肯定生育方面是没有问题的!他很健康。”然而最后体检报告显示,夫妻双方都存在异常。

那些做试管婴儿的父母,真的可耻吗?-5.jpg

在这个过程中,郑女士得婆婆甚至一直在劝说儿子签订离婚协议书,但因为夫妻俩感情和睦,婆婆的劝说一直没有奏效。

“在中国,无法生育有时候对于女人来说也是一件无奈的事情,我们面对各种各样的客户案例,但是我们只回归到医疗本身,而不是去评价客户。” Sookie告诉我们。

由于涉及到基因筛查的问题,夫妻俩尝试赴美做试管婴儿。在美国做第一个试管周期时,女方取卵15个,卵子授精后12个,通过基因筛查后得到7个胚胎, 2018年4月胚胎移植成功,2019年2月,宝宝出生了。

那些做试管婴儿的父母,真的可耻吗?-6.jpg

婆婆欢天喜地抱孙子,她认为这是她“应得”的孙子。在中国的传统家庭观念中,无论是否对错,长辈是无需对晚辈有愧疚之意的,他们也无需“良知发现”,晚辈通常也这么认为。

而同时,她的儿媳告诉我们,经过婚后备孕生子的过程,她此刻需要解决的困境是,因为求子而辞去工作后的多年生活,该如何重新获得经济上的独立。

实际上,Sookie在工作中经常“劝退”前来问询的客户——“您的年龄做试管婴儿的成功率已经比较低了。”“根据医生的评估您的成功率低于10%,您需要考量实际的情况。”

美国试管婴儿的成功率处于全球领先,第三代试管婴儿已经普及很多年,但是生育与个体身体情况关系很大,医疗并不是可以百分之百成功,它因人而异,需要根据身体状态进行评估,而美国的医生对于实际情况往往显得不近人情,他们会直接告诉患者最真实的数据,对于成功率极低的客户进行劝退。

但是固执的人也总会有。

陈女士是一家企业高管,因为早些年一直忙于事业,所以错过了最佳的生育年龄。女性生育年龄有两道坎:35岁和42岁,35岁之后生育能力急速下降,42岁之后胚胎染色体异常的概率很高,能够通过PGS的胚胎不多。

那些做试管婴儿的父母,真的可耻吗?-7.jpg

如今陈女士已经51岁了,我们告诉她这个年龄做试管婴儿已经是不可能了。但陈女士一直坚信自己可以调理好月经,并且每月监测卵泡。在一次检测到有一个基础卵泡后,第二天她就坐飞机去美国进行试管婴儿,但最后还是失败了。

“我不能剥夺一个人做母亲的权利,但是我得告诉你真相是什么,并且告诉你与此对应带来的经济风险。” Sookie说。

对于女性来说,成为母亲的权利并不完全能为自己左右。

“我就希望我生个儿子,我老公只要儿子。”金女士找到机构的时候,眼里透着哀求,她整个人看上去非常疲倦。只是不停地在重复,“只要儿子,没有儿子他就跟我离婚。”

那些做试管婴儿的父母,真的可耻吗?-8.jpg

“您之前的孕史如何呢?”工作人员问她。

“之前已经堕了五次胎了,全都是女儿,我们那儿看重儿子,如果没有儿子,将来是没有儿子为我们扶灵的。”

然而当医生检查了她的子宫,发现她的子宫壁已经像纸一样薄了,几乎没有办法进行正常的受孕了。

我突然想到柴静在《看见》里写“家暴”那篇,里面写道“家庭的门吱呀一声关上后,在这里人们如何相待……家庭是人类生活最亲密的部分,为什么会给彼此带来残酷的伤害?”

生育对于女性来说往往是一场劫难,怀胎十月到婴儿呱呱坠地,身体的变化会影响甚至折磨母体。在此之上,女性还会受到更多来自外界的压力,比如生育一个男孩。

就如《人间世》中提到的那样,医生有时也需要运气,医学永远是一个概率性事件。但医学的进步在于,它能拯救那些陷入极端不幸的人们。

淑丽想不通努力赚钱的意义了。“七年了,我们一直拼命加班、拼命赚钱,但我们赚了钱呢?然后呢?”她说,脸上都是茫然。

她穿着蓝白相间的病号服,两眼有红血丝,是哭过的痕迹。丈夫在身边拍了拍她的后背,试图在安抚,却又背过身,用袖口擦了一下眼。

那些做试管婴儿的父母,真的可耻吗?-9.jpg

淑丽和丈夫七年前从小县城一起来到深圳,身处地产行业的他们通宵加班是常事,他们也从未想过要一个小孩,不过努力换来了财富。他们买了车买了房,终于在这个城市有了安心的落脚之处。

当医生告诉淑丽她被确诊为乳腺癌时,她脑中的第一反应是决定要个孩子。

“之前没想过要孩子吗?”

“没有。”

“不喜欢孩子吗?”

“也没有,就觉得没时间。”

“时间呢?”

她想了好久,没有回答,眼神有些黯然。

我们拼命努力奋斗,仅仅是为了向曾经渴望的生活靠得更近一些。最终,淑丽去美国冻了八个胚胎,回国后,她开始了放化疗。母亲的无私,或是在孩子没有出生前,便做好了“一切为了孩子”的准备。一辈子为欲望而累,到最后不过是为了回到简单温馨的日子。

那些做试管婴儿的父母,真的可耻吗?-10.jpg

出现在这些机构的并不仅仅只有夫妻或者是女性,也会有单身男性前来咨询。郑峻强是一家国内三甲医院一名介入科的医生,从美国医学院毕业,是一名医学博士。采访中他与Sookie还在回忆初次电话咨询介绍完自己的时候,听到对方迅速敲击键盘查找“什么是介入科”时,郑峻强笑着说:“你是在查介入科吗,不用查了,我告诉你们吧。”

介入科医生工作特殊,他们每天都要穿着重达几十公斤的铅衣在血管造影机放射出X线的导管室里工作。同科室的男医生也为了防止辐射引起精子变异,早早结婚生了娃。在没遇到他那份“爱情”之前,郑峻强并不想草草结婚生孩子,可他并不愿意放弃自己付出了十多年的医学研究,于是他选择了先冷冻精子。

在这个意义上来说,医学的进步拯救了医学本身。

“你知道这种感觉吗,就是我们从不 ‘推销’,医疗是一件严肃的事情,孩子并不是一件产品,我们不是在制造一件工业产品。” Sookie说,她在这个行业六年,其所在的机构已经服务超过上万个需要试管婴儿的家庭。

其中大部分人是因为不孕不育,在传统的生育观念中,大家往往在逃避不孕不育这件事情,却因此错过了最佳的治疗时期,“我们只是想让大家了解这样的一种途径,对于真正需要试管婴儿医疗介入的家庭,能够得到及时的治疗,可以帮到那些因为各种原因无法拥有孩子的人们。”

“这六年来,社会对试管婴儿的接受度有提高吗?”

“有变化,有好转,但是总体来说,接受度还有待提高。一些客户会回避自身的病症,拖延治疗时期,但随着教育不断的深化,很多人通过美国试管医疗有了宝宝,这给我带来了极大的成就感。”

那些做试管婴儿的父母,真的可耻吗?-11.jpg

曾经我遇到一位38岁的客户,因为卵巢早衰已经在国内做了9次试管婴儿了,都没有成功。在这期间,为了“促排”她一直在坚持吃药,整个人因为药物发胖乃至臃肿。后来去了美国做了两个周期,艰难地移植了一个女胚。“孩子出生的时候,我们整个办公室的人隔着屏幕都在哭,因为我们知道客户太难了。”

“像卵巢早衰这样的生理疾病,非常难怀孕吧?”

“是的,我给你举个例子,就是20多岁的女孩的卵巢,卵子质量像50岁的女人那样,对于女性来说,42岁以后生育能力会急速下降,而相比美国,目前国内的胚胎技术还是存在差距。”

“我们并不需要抗拒必要的医疗介入,应该按照自身情况做匹配。”采访最后,Sookie再一次表达她的观点,在问及是否会一直在这个行业做下去时,她说,“比起为了医学献身而冷冻精子的医生客户,我们能做的很有限。”

(为保护采访对象隐私,文中人物皆为化名。)

那些做试管婴儿的父母,真的可耻吗?-12.jpg

编辑=宛冬 采访+文=灯灯

特别感谢=HRC美中桥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westmama Inc.

GMT+8, 2019-7-23 03:16 , Processed in 0.077989 second(s), 24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