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西部妈妈网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查看: 8725|回复: 0

“我爸掏粪,我妈送外卖,穷苦原生​家庭​坑了我20年”

[复制链接]

10

主题

10

帖子

32

积分

新手上路

Rank: 1

积分
32
发表于 2019-5-11 01:43:48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昨天缺故事素材,留言板征集了很多关于“穷”的小故事。

后台有不想把自己的经历或者生活公布出来的,找我私下聊天,其中的一个故事,我听粉丝说完心里很不是滋味。

“我因为家里穷,从读大学到现在结婚只回去过一次,整整11年了。前几天我妈病了住院,我打到卡里一万多块钱,我爸在电话那头哭着让我回去。为人母,才体会到爸妈的心酸,但骨子里傲气冲天放不下面子。凉子,你说我11年都没回去,现在回去的尴尬该怎么平和,我还该不该回去?”

这是粉丝小静问我的原话,她的故事,和原生家庭有关。

因为是聊天琐碎,所以由我以第一人称的叙述方式整理出来,方便阅读。

我出生与1991年,属羊的。

都说属羊的女孩命不好,我从小最忌讳爸妈说我是属羊的。

90年代初,物资很匮乏,大多数人家庭条件都不好,但是我家,是出了名的穷中穷。

别家有彩电,我们家还是用的爷爷奶奶手里的黑白电视,那时候房子普遍都是老旧,但是周围大院里的邻居,哪怕是旧房子,都是好几座,有的甚至还是老式的土楼。

而我们家呢,穷的只有一间小房子连一个大院子都没有。

小学时,我就穷的没有穿过新衣服,我爸把我大伯的女儿穿过的衣服好几十件的拿过来吗,摆在床上让我挑。

那时候小,不懂得这些,就挑那些颜色好看的穿在身上。那时候的过年很热闹,杀猪宰羊的,家里都穷,但是都能杀得起一头猪,家家户户准备了大罐子,用来存猪肉,准备吃一年。

但是我家穷的,我爸妈连一头猪都舍不得杀,我的新衣服,就是他们洗的干干净净的旧衣服,摆在床头用来敷衍我而已。

后来慢慢随着自己年龄的增长,那种与生俱来的嫌弃和讨厌,慢慢在心中滋生长大。

我妈是典型的农村女人,靠着种庄稼和老天爷吃饭。她也算是有点文化,在90年代初高中毕业都算高材生。但是我妈这个人性格太懦弱,娘家没钱供大学,而且读书意识很薄弱,高中毕业就嫁给了我爸,两个穷人家的孩子学着当家,逼着成为大人。

我记得很清楚,13岁我初潮,流了好多血,吓得躲在厕所哭了一下午。下午五点多我妈打开厕所门进去时,看到我在里面睡着了,脚裸处有干了的血迹。

醒来后她没和我说这是什么,我是不是长大了,我从小就在她隐晦的爱和教育中长大。

我哭着问她我是不是要死了。

她什么话都没说,脸蛋泛红,悄悄递给我一个那种老式的厚口罩,就是90年代医院里用的那种老式的,特别厚的白色口罩。

她递给我,然后说了一句,“家里卫生纸少,你用这个垫着,以后每个月来一次,垫着就行了。”

我问她这是不是病,我是不是快死了。

我妈什么解释都没有,低头做她的事。

后来,我妈隐晦掩饰我初潮的这件事,在我长大后,成了心里一辈子难以原谅她的阴影。

她没有告诉我这是什么,我需要注意什么,夏天时是不是不可以吃雪糕,是不是不可以动冷水,一句话都没有。

那时候太小,女生之间根本不会谈及这些话题。

她们的世界不是成年人,可以很轻松的坐在一起谈性,谈初潮,这些话题都是害羞的。

十几岁的孩子,把这种改变身体的害羞事,一直藏在心底。我在日记本上记着每天发生的事情,记着我的这种“病”,我记得很清楚。

我害怕如果我因为这件事死了,是不是还可以留一个笔记本在人世间。

读高中时,我爸去掏粪了。

掏我们高中的粪坑,那时候,我已经开始觉得他是一个丢人体,让我在同学面前难以抬头的一个存在。

我们曾经为这事吵过无数次,他的理由是这个虽然很累很苦很丢人,但是他挣的多,高中不是义务教育。

我明确告诉他,我是嫌弃你丢人。

他不为所动,常常以那句,“你厉害,你嫌弃我和你妈给你丢人了,那你走就是了,离家出走。”

我想过无数次的离家出走,都被“贫穷、卑微”从汽车站门口拉了回来。

初高中的孩子,攀比心很强。

家长们永远都不知道,学习差的和学习好的,在读高中时的待遇有多悬殊。

老师的区别对待,差生在高中时期,就在经历校园霸陵事件。除了这个因素,还有的一个就是,贫穷。

同学之间有一个很常见的因素:除了学习,就是谁家贫穷谁家就是不如人,就是被欺负的那个。

而我的爸爸,跑去我的学校掏粪,他推着粪车从我们上课的教室门口路过,那股奇妙的味道飘进来,全班所有人的目光,都在看我。

下课后,三五个一堆对我各种议论,而我呢,捏着油笔,那一刻,我想戳死自己的心都有。

我受到的不公平待遇,不是道德绑架“不要嫌弃父母穷,他们生你养你一场不容易”这种,而是我希望在我的原生家庭,得到和同龄人一样应该得到的尊重和公平。

因为贫穷,这些公平和尊重都是奢侈。

“我爸掏粪,我妈送外卖,穷苦原生​家庭​坑了我20年”-1.jpg

所以,我真的很努力很努力很努力。

穷人家的孩子想改变命运,就是学习,书中自有黄金屋。

我无数次想逃离,无数次想离开原生家庭的梦,在我高考结束,以一所一本院校实现了。

第一志愿填了外省,距离家很远很远的大学。

收拾好行李走的那一刻,头都没回就离开了,我妈哭,说我这一走是不是不打算回来了,这么些年,我一直都在拼命努力学习,各种想办法攒点钱,就是为了长大,能够离开这个穷家是不是。

其实回头看看这个家,在这些年的风雨变幻中,已经没有当初那么穷了。房子重新盖了,小院子收拾出来,安了旧的大门,一切好像随着时光的推进在变好。

但我还是头也不回的走了。

让我迫使自己迫不及待想离开的,是我想逃走、想急切证明自己那些不公平的眼光是错的。

大学时我一直有拿奖学金,寝室的女生在谈恋爱,我在图书馆读书。

我以为大学,大家都是成年人了,心智成熟了,不像高中时,谁鄙视谁,一眼就能看清。

但是,大学才是一个巨大的染缸,把人性最大的阴暗面在大学,展示的淋漓尽致。

我们班长,富二代,豪车接送,大二开始就没住过宿舍。

她在大一时站在讲台上哭着讲述自己的爸爸抛弃自己的妈妈,她是如何如何和妈妈相依为命,妈妈如何如何艰辛把自己养大的感人故事。

讲这一串故事,就是为了把一个四年的助学金名额拿到手。大一啊,刚进入大学的小白,什么都不懂,被感动的稀里哗啦,全班集体投了人家。

后来才知,那段表演有多精彩,骗了我们全班。

“我爸掏粪,我妈送外卖,穷苦原生​家庭​坑了我20年”-2.jpg

大学我很少回去,我爸会偶尔寄生活费过来。

我除了学习,还要做各种兼职,学校的和校外的都要做。寒暑假就留在城市没回去过,发过车展传单,在酒店客房打扫过卫生。

大二那年暑假结束,离开学还有四五天,我的打工也收尾了,没事做我就回了趟家。

刚走到巷子口,就看见我妈骑着电动车从巷子口出来,穿着黄色外卖衣服。那时候还没有美团这些外卖行业,我妈是负责给县城上一家饭店送外卖。

我站在门口,足足五分钟。

之后就走了,从那次之后,我一次都没有回过那个家。

也是看到我妈的背影,我做的决定,这个家庭我一定要想办法逃离。我真的受够了道德绑架和父母怎样怎样心酸怎样怎样不容易。

大四毕业时,我已经攒了2万块钱。

在整个班级中,我是靠自己双手攒钱最多的,爸妈除了按时打款学费,我所有的生活费从大二开始,就不问他们要了。

毕业后我留在了这个城市工作,从新人到老人,过渡了几年,慢慢的工资也可观了些,生活好像开始变得不一样了。

我和周围同事一样了,穿着同样的衣服、做着同样的事情、讨论八卦,研究工作提案,参加团建。

没有感受过不公平,也没有觉得自己不被尊重过,那是最安静也是内心最踏实的几年。

现在想来,当初迫切的想逃离原生家庭,无非不就是想得到尊重,想得到公平吗?

我每个月会固定给家里打钱,就几千块钱,但是一直有打钱。

刚工作那几年,还时常和爸妈通电话,后来慢慢的电话也很少打了,每逢过年,我妈有意无意的让我回去,我以工作忙搪塞,从未回过一次老家。

“我爸掏粪,我妈送外卖,穷苦原生​家庭​坑了我20年”-3.jpg

之后的几年,我也结婚了。

我爸妈都没见过我男票,他是离异家庭,小时候被判到妈妈养,后来妈妈也改嫁了,算是靠着自己吃百家饭长大的孩子。

我们结婚时,就请了同事,家里的亲戚基本没有。

结婚比较仓促,我和爸妈也就在电话说了下,我在爸妈支支吾吾的碎语中挂了电话。

也是结婚备孕一年多未怀孕,去医院检查,才知道自己从小到大的例假不准时,是多么严重的事情。

我从第一次来初潮就不懂要忌生冷,那时候真的什么都不懂,完全没想过这些问题。等到了高中,女生圈子里慢慢讨论这些话题时,我才知道要忌生冷辛辣。

但是那时候显然已经习惯了,有时候还是会忌,但是到了夏天,总是嘴里塞一雪糕让自己透心凉。

慢慢的,这些习惯养成就很难改掉。

读大学后,我才发现自己的例假慢慢不按照准确时间来了,有时候量很少。但是,都没去过医院检查,我想怎么都不会有事的。

到了结婚,才意识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。那时候我拿着检查单看到自己内分泌失调等等各种问题时,我真的想杀了我妈。

我拨通电话朝着她吼,我骂她的冷血和不负责任,骂她对我童年时照顾的缺失,我骂她从未尽过做父母的责任。

这所有的埋怨,都换来我爸云淡风轻的一句话:那你尽过做子女的责任吗?

心咯吱一疼,我挂了电话。

“我爸掏粪,我妈送外卖,穷苦原生​家庭​坑了我20年”-4.jpg

这是小静的故事。

我看到的,不是父母的不尽责任,而是她的冷血。虽说生活拒绝道德绑架,但是在那个年代里,父母虽贫穷,爸爸去掏粪,妈妈去送外卖。

掏粪是为了供你读高中,送外卖是为了供你读大学。

靠自己的双手挣钱一点都不丢人。

人分很多种,职业分很多种,请问哪里丢人了?

换句话说,父母在顺逆时,从未想过要放弃你,从未想过不给你教育让你出去打工,从未想过要放开你的手。

而小静,却在自己的顺境之时,放开了父母的手。

现在她30岁,想回去,又放不下面子,从小到大的那种不服输,让她爱面子爱到极致和刻薄。她和我聊天一直都在强调一句话,过去的20年,都是父母害的她。

现在她顺境,是靠自己争取的。

我告诉她一句话:当你嫌弃他们丢人,他们穷的时候,你想想你的以后,你十月怀胎生的孩子长大,嫌弃你穷嫌弃你老了,嫌弃你是他的阻碍时,你心里是什么感受?

我不想被道德绑架成一个孝子。

但是,做人做事,要凭良心,11年不回家,你本身就是一个没有良心的人渣而已。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westmama Inc.

GMT+8, 2019-5-21 05:21 , Processed in 0.050899 second(s), 26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