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西部妈妈网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查看: 6847|回复: 0

散文:​妈妈​的味道

[复制链接]

100

主题

100

帖子

302

积分

中级会员

Rank: 3Rank: 3

积分
302
发表于 2020-5-16 07:30:11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文:赵雁明

图:来源网络

偶然听到一首歌,歌名叫《妈妈的味道》,信手打开链接,还没等听完,泪水已经模糊了双眼,“岁月染白了发梢,时光渐渐催人老,儿子一天比一天好,你却渐渐累弯了腰,从不要求有回报,披星戴月在操劳,一心盼着儿飞得高,成为你心中的骄傲,送儿离家风萧萧,你站在路口在远眺,浓浓的亲情在发酵,汇成了妈妈的味道”。

妈妈的味道是什么?不光包括妈妈做的美食,不仅是妈妈养育付出的衣食住行,更饱含心中那份永远的牵挂,饱含永远割舍不断的柔情,歌词中描绘的那幅妈妈送儿走,站在门口盼儿归的画面,对于我来说,早已经成为永远的怀念,也成了妈妈的心痛,再也没有妈妈盼儿归,再也不敢触摸妈妈的味道,每每梦里梦见跟妈住在老房子,醒来都是枕湿湿。

散文:​妈妈​的味道-1.jpg

妈妈做过工,妈妈务过农,妈妈生活的年代,走的全是集体路。妈妈年轻时,赶上了大跃进,赶上治碱治河,赶上了大面积种植水稻,也赶上了辽河石油会战。妈妈说,以前干活不全在本村,五八年的时候,为了多打粮,男女老少齐上阵,人人一把铁锹,好地荒地一起挖,名曰深翻大会战,白天挖,夜里也要挑灯挖,做完本职还得支援友邻村,那时候,翻身人民干劲大,多苦多累都坚持,超负荷的体力劳作,许多人都做下了病根。
打井办电(推广水稻种植)的时候,妈妈和许多聪慧能干的姑娘一起,背着行李卷,步行到大洼县一个叫王家的村子,学习水稻育苗插秧技术,妈妈说,那地方没有水井,都是去沟里凿冰化水吃,踩着冰碴平整土地,穿着棉袄插秧,一个季节下来,妈妈过度劳累的身体,更加虚弱了。

妈妈结婚时,已经被推荐到食品厂工作,当了工人并不意味着可以清闲,辽化建设期间,食品供应是政治任务,加班加点更是常事,等我和弟弟出生后,妈妈的身体,已经是一天不如一天,几度病危,甚至连后事都准备了,我小时候,见过母亲预备的大袍,见过全套的去那边穿戴的。

妈妈从来不抱怨,深翻土地累吐血,她说累吐血的人挺多,妈妈把去那边准备的衣袍,拿出来跟亲戚展示,是感激廖屯医院的辽医大夫,把她从死神那边拉回来,妈妈拿那些不吉利的东西,也是感谢老天,没让我过早成为没有娘的孩子,妈妈虽然没有交代,他走了之后,我们兄妹如何活,但她的心里,每天都做着那样的准备,也试图把她的爱,尽可能多的给我们。

以前农村的孩子,穿的都很破,吃的就更别说了,但我们兄妹,打小就衣着整洁,换季必是新衣服,逢年必有新衣帽,并且打小就教育我们,不说混横话,会打理自己的生活,尤其是和睦乡邻,尊重长辈,感恩亲情。妈妈结交了许多善良的乡亲,妈妈也嘱托许多有爱的人,一旦她哪天有不测,有更多的人善待她的孩子们。妈妈努力为我们做可口的饭菜,也是更想让我们不为欲望所左右,家里有精心,不慕邻肉香。

妈妈没有刻意教我做饭,但很小就教我缝补,教我使用缝纫机,那时我家还没有买机械,用的是老郑大奶家的“小四四”。妈妈说,虽然你是男孩子,但你得照眼弟妹的穿戴,酸菜如何腌,咸菜如何做,园子应该咋样种,遇到困难该找谁,妈妈都是那时叮嘱的。

散文:​妈妈​的味道-2.jpg

妈妈说,难事就找郑洪俊,就找张海林,就找四姑爷,就找郑宝生。平常琐碎事,主要靠老郑家大奶,然后是老孙家老太,大事靠本家,小事有亲戚,村子里的随便人,都会帮扶的,记住做人要自立,求人也换情。每一次母亲气若游丝,炕上炕下都会汇聚许多好心人,她们有的搂着我的头,有的跟我说不怕,只要她们还活着,我妈的担忧就不可能有,侄媳妇你放心,没有人敢把你的孩子送人,没有人敢另眼待你的孩子,你就放心养病吧!
妈妈让我给大家跪的情景,大约从三岁一直持续到六岁,或许那之前也有,但都不太伤悲,因为大家主要商讨的,是去廖屯找好大夫。或许是因为生命无常摆眼前,或许母亲就是真爱亲情珍惜生活的人,我们家的衣食住行,虽然贫寒,但也从来没有糊弄过,即便母亲已经卧床不起,也尽量照顾好我们的一日三餐,教我如何淘米,如何煮饭,每次老郑大奶或者老付家二奶帮忙,都叮嘱我用心学用心记,妈妈让我永远都记住,只要与做菜有关的事情,都要跟老郑大奶学,她教授的方法,永远都比别人好。

妈妈在食品厂工作过,酱和酸萝卜做的好,她也最佩服老郑大奶做的农家菜,同样的食材,同样的过程,她希望能给家人分享更多的快乐。记得当年妈妈教我做酱时,让我去看老郑大奶的,看过老姚家老婶的,还去小猛家,看过“江东”面酱的做法,妈妈说,做酱是大事,酱的味道不对,天天都会恼火的。

妈妈做的酸萝卜,是在酸菜缸里完成的,不能影响酸菜鲜,不能“串”进萝卜味,务必是酸菜腌好的时候,才能适时适量放萝卜,肉末粉条酸萝卜丝,那是妈妈拿手菜的味道。妈妈的味道,包括酱缸里的芹菜根,包括酱缸里面的窝瓜蛋儿,包括她拖着病弱的身躯,精心给我们兄妹做的每一顿粗茶淡饭。

我的家乡很早就种水稻了,打记事起,吃大米饭喝大米粥,就是很平常的事,也是因为大米好,我却越长越恋家,到了上高中的时候,那种想家恋家的情愫,没法平抚了。多亏乡亲们的厚爱,多亏辽医大大夫们医术高,妈妈的身体,越来越好了,当年预备的棺材,不记得给了谁用,当年准备的装老衣服,母亲却一直压箱底,妈妈不知道,她老人家天天念的乡亲们好,也让我越来越难割舍家,一次次请假,一次次回家,走在高中操场上,心里也会涌起家乡的情景。

春天妈妈会割点新发的韭菜,抓来一把二界沟的新虾皮,打几个鸡蛋,或许赶上有肉,或许基本没有,就用大铁锅,烙点韭菜合子,撑个肚儿圆,然后眼泪汪汪告诉妈,学校里的定量吃不饱,那时白面还不多,妈妈就拿家里的粘大米面,再烙许多粘饽饽,其实学校的饭菜,并没饿得眼发蓝,妈妈烙饼的时候,我是这走走,那看看,图的把自己没在的这段日子,多多收录一点点,虽然那份感恩感激的情意还在,却忘记你跪在亲人们面前,许下的那份承诺的真实内涵。

散文:​妈妈​的味道-3.jpg

为了阻止我总回家,妈妈也想了许多的办法,包括家正越来越好,包括穷家无需恋,妈妈甚至推翻原来灌输给我的理念,重情的男孩可交,恋家的男孩有情,已经不再成为她教育我的口头语,吃着妈妈炖的鱼,啃着妈妈做饭出现的饭“嘎巴”,都成了她的新主题,做事做人务必得用心!
妈妈熬的“茴香豆”,“清酱”的熬法,茴香豆的煮时间,是否添加阴干的香菜,都是需要因地制宜的,妈妈炖的虾米小鱼,里面也包括谦虚和学习,妈妈的味道,其实不光有妈妈养育我们的辛劳,里面也饱含满满的爱,也包含许多做人的期盼,甚至包括那片热土那片地域,所蕴含的所有风土人情。

妹妹去国外那几年,我尽可能地频繁回家,爸爸妈妈早已经不在老家,想闺女想得茶饭不思,那么远的路,那么长的时间,打个电话,都不知道该说啥,我清楚妈心里想啥,但不知道怎么能淡化,反复重复一句话,人家也有闺女,人家闺女也长大。实在没辙的时候,我就和妈妈频繁聊老家,聊聊赵中山,聊聊二坛子,聊聊那些有情有义的乡亲们,也聊起了妈妈的味道,那时妈妈的手,已经端不动炒勺了。我就根据妈妈教我的方法,尝试重温家乡的味道,蛤蜊炖小白菜,酸菜炖粉条……,我以为以我的厨艺,能得到妈妈的夸奖,想不到爸爸替妈说实话,都是山西的味道。

妈妈爱吃啥?姥姥善做啥?我反复想反复问,妈妈爱吃卤猪肝,妈妈爱吃红烧肉里的肉皮,妈妈平生爱吃的,竟然都在我的记忆里是空白,因为妈妈替给我们做饭时,这些“奢侈”的美食,根本就没有过,我去华联买猪肝,我去锦华买肉皮,但妈妈告诉我的,却是别忘记这,别忘记那,别忘记人生路上,曾经扶过我们的那些人。

妈妈感慨说,如今的日子好的不得了,买房的买房,买车的买车,谁还会在乎吃喝,每每回一次老家,比过年还高兴,全村来迎接,全村来送行,世上啥是最珍贵?不是名牌表,不是住高楼,难得那种真,难得那片情。妈妈在世时,最遗憾的是,许多当年有情的乡亲,早早就因病离世了,思想没准备,心里太伤痛,如今妈妈也已不在了,我想妈妈的味道,不是吃不是喝,不是妈妈炖菜香,不是妈妈缝衣苦,而是妈妈一生与乡亲们处的情,那种生死与共,那种唇齿相依,那种无私无怨,那种真情的感动,那种真心的感激,不正是我们中华传统美德的传承么,要是有人问起我,什么才是妈妈的味道,我会真情告诉他,从妈妈养育我们的辛劳开始,具体到她每天给我们准备的吃喝,包括她拿手的,包括她串味的,包括她教我们的做事做人,包括她传承的所有正能量。

散文:​妈妈​的味道-4.jpg

想妈的时候好想家,想家的时候好想妈妈的味道,眼前浮现的,妈妈正站在村口盼儿归,妈妈的味道,那才是你真正的财富。妈妈的味道,那是最熟悉的菜肴,妈妈的味道最贴心,妈妈的味道最可靠,妈妈传承给我们的初心,就是不忘恩情爱家乡。
作者简介:赵雁明,大学本科 数学高级讲师 ,满族,中国现代作家协会会员,中国西部散文协会会员 喜欢写乡土文章,有部分文章在报刊杂志发表。

欢迎文友原创作品投稿,投稿邮箱609618366@qq.com,本号收录乡情、乡忆、乡愁类稿件。随稿请附作者名,带图片最好,请标注是否原创。乡愁文学公众号已开通,,关注我们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westmama Inc.

GMT+8, 2020-8-15 07:49 , Processed in 0.096851 second(s), 24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