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西部妈妈网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查看: 5255|回复: 0

亲爱的爸爸​妈妈​,你们,好吗

[复制链接]

149

主题

150

帖子

451

积分

中级会员

Rank: 3Rank: 3

积分
451
发表于 2020-2-6 09:54:28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亲爱的爸爸​妈妈​,你们,好吗-1.jpg

导读这个寒假,因为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,打乱了国人的生活。对于这场疫情,正如一位作家所说,如果放在历史的长河中终将会化为一粒尘埃,但是,现实生活中这粒“尘埃”无论落在哪一个家庭中都有如一座大山。现在帮众多不幸家庭扛起这座山的是一个又一个逆行者。今天,我们选出了逆行者身后的那些孩子们写出的家书,家书朴素的文字中,有孩子们对逆行父母的思念,担忧,更有理解和支持。在孩子眼中,你们是父母更是英雄!亲爱的爸爸妈妈们,你们,好吗?保护好自己,孩子们正在等你们凯旋!

写给父亲的一封信

蔣一闻

北京一七一中学初一(12)班

亲爱的爸爸:

您好!

您已经在武汉工作了25天,我很想念您。虽然妈妈说我已经是个小男子汉了,不能总打扰您,但是我还是忍不住偷偷地想您。

春节前两个星期,您接到了国家卫健委的紧急任务,第二天便匆匆地赶最早的一班飞机去往武汉了。实在是太早了,我还没睡醒呢,都没能好好的和您说再见。不过,我转念一想,这次应该和您以往的每次出差都差不多吧!过不了几天,您就会回来,回来之后,我们就可以过一个欢欢喜喜的团圆年了!

日子一天天地过去,武汉的疫情却发展得越来越严重。这些近在咫尺的美好期盼也就成了我的一厢情愿。


原本妈妈一直限制我使用手机,想让我利用好假期的时间安心学习。可是在这种非常时期,我实在是想随时翻阅新闻。我和妈妈通过新闻报道了解到这种病传染性很强,感染之后,有的病人病情很重,甚至会有生命危险。我关心着前方的报道,更加惦记着爸爸您的安危!爸爸您在武汉每天都去排查大量的疑似病人,确诊被感染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病人,还要给很多医护人员做各种培训。您每天工作到深夜,为救治更多的病人,为保护健康的人不被感染,有时饭都顾不上吃。可是,您会不会很累?您……会不会被感染?

当听到新闻报道说,武汉因控制疫情发展而全城封闭的时候。我和妈妈都惊呆了。但是,您却在电话里稍有些无奈地说:“你们知道吗?封城这个决定是在我们专家组的推动下做出的。”爸爸呀!可是您难道不知道您这样做,等于也把自己封在疫情最严重的武汉城里了吗?这就意味着,这段时间您都回不了家,还有极高的被传染风险。我又很长时间看不见您了,我……还见得到您吗?

我的眼泪止不住地流了下来。过了一会儿,妈妈目光坚定的对我说“儿子,你要相信爸爸!他是最专业的传染病专家!什么叫专业呢?我给你解释一下,就是不仅能救治病人,还能保证自身的安全。你爸爸一定会没事的!”妈妈的话让我重新看到了希望,因为我一直无条件地相信着爸爸!没有什么例外!爸爸您在微信上发的照片也给了我更大的信心。只不过,我还是发现了妈妈微红的眼圈。

武汉的桃花都绽放了,春天已经来临了。我们如战士一般不畏生死的医务人员冲在疫情前沿。我相信我们终会打赢这场战役!我保证这段时间乖乖呆在家里,听妈妈的话,少出门多运动,好好学习。未来做一个像您一样的人!

爱您的儿子

亲爱的爸爸​妈妈​,你们,好吗-2.jpg



果然,妈妈不是什么英雄

我,15岁的少年,爱憎分明、嫉恶如仇,用老爸的话来说,眼里揉不得一粒沙子。

所以在爸爸说起“妈妈是英雄”的时候,我多少有些轻狂少年的不屑一顾。和平年代哪里有什么英雄?多半是父母同为医生,职业的彼此欣赏外加商业互吹罢了。

我眼里的妈妈除了上班加班,我生病时的惦记外加偶尔退步时的唠叨,别无其他,全天下的妈妈不都一样吗?“爸爸或许是被爱情蒙蔽双眼的”,虽每次打趣都被冷眼,但我坚持眼见为实。

2003年妈妈在一线亲密接触隔离病患当“非典英雄”时,我还没出生。谁会信传说里的冲锋陷阵、舍生忘死?在我眼里,那一张张证书顶多就是个时代感的沉淀而已,所以我确认妈妈不是英雄。

为什么说起“非典”?父母的谈话中有它;过年的匆忙行程被它冲击的乱七八糟;舟车劳顿回老家,待了两天就火速回京了……年变得不一样了,妈妈回京之后,似乎工作更加繁忙了。“新冠”信息一瞬间在学校、老师或是同学之间炸开,媒体铺天盖地的报道,似乎一场战役真的开始了。支援武汉,白衣天使出征……我静静地看着和平时一样忙碌的老妈,英雄该出征,妈妈巍然不动,哪里有点英雄气概?班主任老师还嘱咐“我要在家里照顾好自己,千万别给父母添乱,因为现在他们是一线冲锋的战士,守护着咱整个城市。”我苦笑,这是多么高的赞誉,还战士?哦不,妈妈就是平凡的医生。我确认她不是英雄!“新冠”越来越厉害,每天的数据激增,连开学都要延迟了。这么厉害的病毒吞噬了新春的欢乐和幸福的时光。在家闭关几天后我也有些惴惴了。医护人员各种感染的信息在网络里飞传,妈妈所在的地坛医院第一时间收治了新型肺炎感染者,每天近距离接触病人安全吗?她不怕吗?在妈妈疯狂加班了近10天后的今天,我关切地问她。我跟妈妈聊了聊,她觉得事情挺简单的。“跟普通的查房没有别的区别,除了严加防护外。”“就跟平时没区别?”这是我第一次惊讶地望着她。“嗯,没什么区别,就是防护服有点笨重,病人们看不太清楚妈妈漂亮的笑脸了。”“得传染病的人怕吗?”“我们医生会慢慢开导他们啊,就是不信我也要信科学!”
原来,

是她自己把危险救治看得稀松平常,

从没觉得自己是英雄。

我,15岁的少年,第一次从当事人那里得到了结论:果然,妈妈真不是英雄。我,15岁的少年,第一次在此事上和爸爸达成共识:不不,我妈妈就是英雄!因为没有岁月静好。能为我们挡风遮雨的都是英雄,是我崇拜仰望并要以此为目标努力的英雄。

爸爸,你不陪我复习高考了吗

刘乐怡

“爸,今年我就要高考了,老师也说过这半年家长就好好陪着孩子高考,不要做其他事了,为什么还要去?你已经53了,哪里受得了一线的工作?明明可以不报名的啊?”父亲望着我,摇了摇头,“不,孩子,我不仅是一名医生,还是一名中共党员。2003年我经历过‘非典’一线工作,有这方面的经验,又是中医呼吸科专家,无疑是最合适的人选。
在这种情况下,

我不能退缩。

先有大家,

才有小家,

你要懂得这个道理。”

“可是,你已经这么大年纪了!”恐惧感在我的心中蔓延着。“医院没了你照样转,我们没了你……”他笑了笑:“你老爹我可是经历过‘非典’的人。”这句话如同点火线一般激起了我的愤怒:“那是17年前!你现在抵抗力哪里比得上从前?”父亲用似乎轻松的口吻说:“我做好防护就行了。”我激动得声音颤抖了起来:“新闻不是说了吗,一线极其缺乏物资啊!”说到这里,我的泪滑了下来。是恐惧,是担心,是无力,如同无底洞一样不断吞噬着我。我不想失去父亲,我不能失去他!母亲走过来,坐在我的旁边,擦去我的眼泪。她的眼眶也红了。
亲爱的爸爸​妈妈​,你们,好吗-3.jpg





我家里有两位“白衣天使”:我爸爸既是一名军人也是一名医生,我的妈妈是一名护士。

这次过年只有我和妈妈回了老家,爸爸因为疫情在单位值守。在老家的日子,我过得挺快乐,但妈妈非常忙,每天都有很多电话,后来一个紧急电话让我和妈妈改签了车票,连夜赶回了北京。看着妈妈严肃的神情,我的心开始不安起来。

就在妈妈刚刚过了返京隔离期的那个早晨,我起床后发现家里与往常不一样,静悄悄的,我喊了一声“妈妈”,但是却没有人回应。我跑到妈妈的房间里发现空无一人,赶紧给妈妈打电话,但她挂了。再后来家里的门铃声响了,爸爸一脸焦急地冲进来,让我赶紧拿一个包:“你妈妈被派去救援了,车子就在楼底下,快准备东西!”爸爸说。我帮爸爸收拾完东西后,他匆匆地就跑下了楼,我在窗口望着妈妈坐的车子慢慢开走,我的眼角湿润了。后来妈妈说她现在很安全,让我们放心,但近期回不了家,让我好好照顾自己。

而我最想说的话是:爸爸妈妈我爱你们!
亲爱的爸爸​妈妈​,你们,好吗-4.jpg


我的妈妈也是一名医护工作者。虽然她不在一线抗击疫情,但作为外科门诊护士,每天同样要接触大量的患者。春节期间由于周围医院相应科室关闭,导致妈妈医院的门诊量增加,患病风险也随之增加。

实话说,当时我的心里是不愿母亲过多接触病人。后来,我在网上看到,随着疫情不断地加重,84岁的钟南山院士也挺身而出,重新披挂上阵。

我突然理解了妈妈。记得她曾对我说过:“既然选择这一行,就说明你喜欢这一行,那么就要做好和它相关的每一件事。”
作为一名医护人员,妈妈每天就是在用行动诠释自己对工作的喜爱,这同时是她的责任,我又有什么理由去阻止她呢?

我应该用自己的实际行动支持妈妈。每天,在妈妈上班前,我督促她戴好口罩,在医院勤洗手,回家换洗衣物。我也主动承担了家里的清洁工作,帮助妈妈减轻负担。让她在一天忙碌后,回家能好好歇歇。


亲爱的爸爸​妈妈​,你们,好吗-5.jpg





张宇仙

大年初二那天,村里招募疫情防控志愿者。爸爸在微信群看到了这个消息,二话没说,放下手头的工作,就开车出门了。等爸爸回来时,肩膀上就多了一个红袖章——“冷泉一线志愿者”。

爸爸很勇敢!虽然我很支持爸爸做志愿者,但我还是忍不住为他担心。要知道,这份工作每天起早贪黑,特别辛苦。最大的风险是,有很多从老家回京的人可能是病毒携带者,万一染上了可怎么办?

有一天晚上10点多,爸爸从一线回来,跟妈妈说起:白天一名外来人员喝多了,执意要进村。爸爸和一线的叔叔阿姨们一再劝阻,可是他根本不听,还是要坚持进村,甚至拿起砖头就要动手。爸爸挺身而出,拦下了他,然后继续做工作。最后终于劝解成功。我在旁边听了,心里忍不住捏了一把汗,爸爸这是冒着生命的危险在工作啊!

爸爸每天早上出门,晚上10点多才能回家。他一回家就把自己隔离起来——回到自己的小屋,全身消毒,然后一个人睡。他不敢跟我和弟弟直接接触,想我们了,就连个视频看看。

我心里特别酸楚。我想跟大家说:“特殊时期,大家真的别出门了!请您理解一线工作人员的不容易。”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westmama Inc.

GMT+8, 2020-9-30 11:45 , Processed in 0.041777 second(s), 24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